讓 關係 順流(下)

關係

駱駝型互動 關係

駱駝型的人屬於巴哈花精的矢車菊。其太陽神經叢處於過度壓抑的狀態,經常可以看到案主處於內縮、無力或承諾的狀態中,有如駱駝被人類用來指使在沙漠當中行走、運載重物,而且沒有聲音、毫無怨言地接受他人指揮。這種「退縮型界線」的駱駝,從小到大的過程中,都聽從權威者的指揮:「你應該孝順父母」、「你應該尊敬師長」到「你應該聽從上司的指令」…,這個應該當中隱含者要求、期許、命令,同時帶有壓力。在這上對下的關係中,權威者告訴駱駝應該如何的思考、如何的決定以及如何的行為…。缺乏自信的駱駝,從外觀上可以看出往往有駝背、眼神飄移、雙腳或雙手交叉擺放的肢體表現。

對於駱駝型的人,尤其嬰孩時期,尚未發展出「自我」的概念,我們只能無條件的接受養分,接受他人給予我們的行為。在成人的駱駝型人中,則是在嬰孩時期沒有被滿足或得到演化,因而仍停留在渴望他人的愛、讚賞與認同的階段。

駱駝型人最深的恐懼就是害怕他人的孤立、否定,因而無法建立對自我的價值認同乃至於行為上的獨立。

獅子型互動 關係

獅子型的人屬於巴哈花精的冬青,以能量觀察則是太陽神經叢處於過度活躍的狀態,使得自我意識膨脹。獅子型人在現代相當的常見,往往無止盡的追求功名成就、名聲地位,而忘卻了自己的生命目標。

在向外不斷追求他人的認同和愛一段時間以後,到了臨界點會爆發轉而成為「攻擊型界線」的獅子型人。從「你應該如何…」,這一被動的駱駝型角色走向主動宣示「我要如何…」一個勇敢進取、爭取自由的角色。獅子型人會起而反抗、表達自身的立場,有時轉變之大甚至會讓對方訝異自己這突如其來的變化。獅子型人充滿了戰鬥力,由於經常處於備戰狀態,可以觀察出肩膀聳立、雙手緊握、上腹部緊縮的現象。

我認識一位典型的獅子型人,勇於表達自身的立場,向所有人宣示他是自由的、他具有無上的力量,他總是認為他的能力凌駕在所有人之上,同時以感於批判、戰鬥為傲。然而,獅子型人最常忽略的是「無法拒絕他人」與「總是拒絕他人」實質上是一個銅板的兩面,一個活在服從他人、尋求認可的幻象中;另一個則活在我是自由、不受控制的幻象裏。若說駱駝是屬於陰性的接受,獅子則屬於陽性的攻擊,披著獅子外表的人往往內心仍然是脆弱的駱駝,當獅子發現被他人唾棄、排斥或將要失去關係時,獅子又轉身成為了駱駝。

再以台北街頭經常可見的鄰里間停車位糾紛:

A:這是我的停車位!麻煩你移車!

B:對不起…,我馬上移走(默默地開走找其他位置停)。

這是典型壓抑自己,害怕關係破裂的駱駝。

A:這是我的停車位!麻煩你移車!

B:這是你家的地嗎?為什麼叫我移就要移!

A:這是我們這棟住戶在停的位置!

B:這明明就是公家的地,憑什麼要我們移!

這是典型的獅子發生的衝突、對立場景。我們可以說,駱駝與獅子都將力量給予了對方,活在他人的認可當中。而在獅子型人當中除了使用巴哈花精的冬青之外,也能夠使用神聖和諧系列的「自我責任」。

赤子型互動 關係

收回對外界的投射,轉而追求內在自我的肯定後,我們才能真正活出自己的生命價值,從關係的枷鎖中解放─「向生命說是」。

尼采提到:「孩童是天真而善忘的,一個新的開始,一個遊戲,一個自轉的旋輪,一個原始的動作,一個神聖的肯定。為了創造的遊戲,生命需有一個神聖的肯定,此刻精神有了自己的意志,世界的流放者乃又重回到自己的世界」。

常聽到「如果別人看輕你,那是因為你沒看重你自己。」當我們開始尊重自己的感受以後,才能夠以自己值得被對待的方式對待。我們開始尊重自己的工作價值,他人也才會認真的肯定我們的工作表現;我們尊重自己的情緒感受,才有力量告訴對方自己的情緒感受。向外尋找愛、肯定,都是來自於無法從內心愛自己、從內心肯定自己。同樣的,我們以攻擊性的姿態建立自我的界線,造成關係上的緊張,也來自於無法肯定、接納自己的感受,對抗他人實際上正是對抗自己。

我過去曾參與過一個工作坊,在工作坊中,帶領者要求每位學員寫出他人是怎麼評價自己的,然後學習向他人的評價說「不」。然而,在過程中,有學員因為無法說不,看著這樣的評價不斷攻擊自己,結果這位學員全身痙攣、抽蓄…,久久沒有力氣站起來。從中我發覺到,這樣的練習讓關係從駱駝轉變成獅子,領導者帶領大家起身「拒絕他人」,開始對身邊的人說:不,然而起身說不並無法真正讓關係走向自由,真正的自由不是對抗他人,而是從我們的內在真正肯定自己、尊重自己。

從能量學觀察也正是如此,我們的內在投射出渴望愛的意念或者投射一個不滿對方、厭惡對方的意念,都會影響對方的能量狀態,也會造成負面能量連結(energy cord)。唯有收回投射,將「破壞」化為「創造」的能量,才能讓關係得到正向的發展。

提醒自己在每一個關係的選擇裏:我究竟是要選擇回到內在「向生命說是」,還是出於得到對方的認可「向對方說是」?

向對方內在的神性致敬

要得到他人的尊重我們必須要先尊重他人,當我們經常不尊重他人的界線時,所展現的語言、態度、行為也自然無法讓人尊重。希臘文Honor就是Heavy (巨大)之意,也就是我看重對方、將對方視為重要的。西方的握手,在肢體動力學中則是垂直向外的,代表了彼此向外積極的角力、緊張、斡旋的態度;反觀印度語中Namaste,不僅是口頭上的致意,還包括一個手印,namas意指「鞠躬、誠敬的致意」;Te則表示「向您」,再搭配向上連結、向內探求的手印,而成為了「向您內在的神性致意、頂禮」來傳遞出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因此,在彼此向對方的神性致敬的同時,彼此的心中看到的是對方內在的神性,我深深的向神致敬。

下次,在與他人溝通之前,先在心中向對方內在的神性致敬-Namaste三遍,會發現我們所給予的祝福,會直接反應到彼此的關係之上。

尊重與寬恕是邁向關係自由的一體兩面

在關係當中壓抑、不滿、怨懟、仇恨…,只會讓我們和對方的關係更加緊繃、能量鎖鏈更加糾結。這樣的「因」種下了以後,反應在自己的生理上會造成將來得到癌症和心臟方面的疾病。原諒不是懦弱的表現,懦弱的人進入到駱駝狀態,選擇聽從他人的指令,而寬恕是真實力量的展現,諒解正是讓關係得到正向發展的方法。寬恕不意味著退讓,寬恕有時同時代表了起而行動、改變關係,正向的、勇敢的表達自己的感受是必要的。寬恕讓我們拿回關係的創造能量,解開負面的能量鎖鏈。

提到寬恕,我們往往想到的是原諒對方的傷害、過錯或者請求對方原諒自己過往造成彼此的傷害。讓我們再更深一層的思考寬恕,我們在原諒對方的過錯或者請求對方原諒自己的同時正是原諒我們自己的內在。是我們認定對方的態度、行為,造成了自己的傷害,允許傷害烙印在我們的身心上面。

當我們「向生命說是」的同時,我們寬恕了自己,甚至進入到「一切毌需寬恕,順應生命的河流」的向度當中。寬恕,讓我們真正走向自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